《穿书八零:腹黑团宠干翻作者》时晓妖尊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刘红英,大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八零:腹黑团宠干翻作者

小说:年代

作者:时晓妖尊

简介:【穿书+团宠+金手指+甜宠】爱看小说的时初,因为催更被传送到年代文里,穿书就算了,还变成了活不到10万字的女配身上!本以为敌人是女主,结果炸出阴狠毒辣的作者!本以为单打独斗,结果大反派主动加入!!!娱乐圈大佬想拉她:“考虑考虑”部队想拉她:“……考,考虑考虑”时初被迫穿书后,她表示:“什么都别说了,就是干!”

角色:刘红英,大成

穿书八零:腹黑团宠干翻作者

《穿书八零:腹黑团宠干翻作者》第1章 穿越?女炮灰?免费阅读

“孩她爸,这初初好像发烧了,你摸摸这小脸,滚烫的。”

“啊?发烧了?我来看看。真是发烧了,这大半夜的,家里也没药,也不知道李大夫有没有睡觉?”

“这都深夜了,肯定睡觉了。但是初初这么烫,万一烧坏脑子怎么办?”

“那行,我带她去李大夫家,你留在家里,那三孩子还在那屋睡觉,家里得留一个大人。”

时初隐隐约约听到对话声,她的脑袋很疼也很晕,但是这对话怎么那么熟悉呢?

她努力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非常昏暗的灯光给整糊涂了,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木箱上放的是油灯吧?

还有这简陋的土墙,不是吧,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房子?

一位农村妇女突然出现在时初的视线里,只见她小声说道:“初初醒了。初初,你发烧了,现在让你爸爸带你到李大夫家看看,如果需要挂水或者打针,别怕,你爸爸在你旁边保护你,而且一会就好了,知道吗?”

时初傻眼了,这对话也太熟悉了吧?再结合这环境,时初知道什么原因了。

这不是她看了三天三夜的年代文小说开头里的情节吗?

时初脑袋顿时炸了,不是吧不是吧?她不会是因为催更,然后被整到这书里吧?

卧槽,不会这么离奇吧?

她也进入穿越大军里了?难道是女主?

等等,刚刚这位大妈叫自己什么?

初初?

初…初初?

时初?

和她同名的时初?

卧槽,不是吧?

最惨的女炮灰?

不行,她需要认证一下。

时初干着嗓子问道:“我叫什么名字?全名。”

刘红英被时初的话给吓坏了:“这孩子,脑子不会真烧坏了吧?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了。”

“告诉我名字。”

时初固执的又问了一遍,这次刘红英倒是说了:“你叫时初,小名初初。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一道晴天霹雳在时初脑海炸响,她顿时瞪大眼睛露出惊恐之色。

真的是女炮灰,她居然穿越到活不到十万字就领盒饭的最惨女炮灰身上,而且现在才六岁,是年代文开头篇的那段。

我滴个神啊,请来一道闪电劈死我吧!

刘红英见时初小小年纪居然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这下真吓坏她了,她连忙叫一旁穿衣服的时大成说道:“孩她爸,你快一点,初初脑子被烧坏了,她现在的情况不正常。”

时大成刚刚也听到她们母女的对话,手上的动作加快,连袜子都没穿,连忙抱起时初用小被子把她裹起来就往外走。

时初此刻已经崩溃了,这本书看的时候,就觉得作者对书里的女炮灰时初不太友好,原因是这书里的女主是时初堂姐时丹,时丹有着很强大的女主光环,还是穿越回来的女主大人。

她知道时初脖子上的玉坠是空间玉坠,就在时初这次发烧的第二天,她过来以看望时初为由,偷偷拿走了时初的玉坠。

时丹是一个心机很重的女主,她对时初很不友好,处处针对她。

在时丹前世的时候,时初过的比她好,嫁的男人不但帅气还有钱,最让她嫉妒的是,对时初还特别好。

而她和时初完全相反,她被花言巧语的男人娶回家,生了一个女孩之后,天天被家暴。

时丹能重生,也是因为被她男人打晕死过去,然后意外回到龙汉国1984年的80年代初的时候。

时初知道,女主时丹因为有了空间玉坠,不但让时丹变得更漂亮,还把她变的更有智慧,加上前世所见所闻,时丹很快成了这灵沟村神童。

时初记得,时家有三位哥哥,这三位哥哥并没有被女主洗脑,对时初一直当亲妹妹对待,但也因为没有听女主的授意,导致后来整个村里人都排挤时家三兄弟。

三位哥哥的后半生,时初记得书里有简单的描写,据说跟女主关系不好,是时家混的最不好的。

后来时初和时丹上同一所中学,在初一那年,时丹和男主见面,时丹对男主一见钟情,但男主一开始喜欢的是时初,这让时丹更嫉恨时初了。

于是她用各种舆论压垮时初,最终在时初初二那年冬天,她投河自尽了。

时初想到这里,她在内心大呼我要回去,这女主在书里看是爽文,女主心狠有主见。

但是现在,妈呀,时初直呼太刺激了,居然和女主杠上了,这不找死吗?

就在时初崩溃的时候,屁股上突然被针扎了一下,她的小屁股顿时一紧,连忙睁开眼睛往身后看,这才发现,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大叔给自己打针,而她的爸爸,正抱着她。

时初晕针,她刚要大喊,就听见李大夫说道:“好了,再把这个药吃了,记住,明天一天吃三次,每次吃一粒,连续三天,就差不多好了。”

时初那声被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她现在是叫还是不叫?

时大成把时初的小裤子提起来,对李大夫连连道谢:“太感谢李大夫了,这么晚还来打扰你。这药钱先记账,等过年的时候,一起结算。”

李大夫拿下厚厚的白色口罩笑道:“现在刚入冬,很多孩子都在换季感冒,已经习惯了。钱没事,等你们手头松一点再给我也行。”

时大成不好意思道:“那不行,你进货也要钱的,你放心,过年的时候,我一定会把今年的药钱都给还上。”

时初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她没有表态什么,而是默默的伸手摸自己脖子上的玉坠。

这个玉坠,在书里有描写到,说时初当时是在山里被捡回来的时候,脖子上就有这玉坠了,刘红英担心孩子小,玉坠会弄丢,给收起来几次。

但每次把玉坠离开时初,时初就会生病,久而久之,刘红英就把这玉坠一直放在时初的脖子上,但一直放在里衣里,倒是很少人发现。

时初摩擦玉坠,在心里想到,明天时丹就会来拿走玉坠,虽然比自己大一岁,但时丹的力气很大,而且她的芯子是成年人,她的那张嘴,自己可能对付不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今晚就滴血认主。

只有滴血认主,玉坠就不会被其他人拿走。

                           

原创文章,作者:时晓妖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dlchina.com/books/1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