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书生》吴家的院子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苏老爷,苏羡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鬼魅书生

小说:悬疑

作者:吴家的院子

简介:苏家被害,幸存者苏羡寒窗苦读,考中科举,不料被奸人算计,不能为苏家申明冤屈,苏羡寻死而去。不想被狐妖沈沐池输入妖气,变成妖人。人有善恶,妖亦有之。鬼魅书生开始了一系列除恶善举的善事。

角色:苏老爷,苏羡

鬼魅书生

《鬼魅书生》第1章 苏家被害免费阅读

光绪二年,大旱,滴雨未下,天灾之下,多地粮食颗粒无收,民不聊生。

齐县,一个黄河边上的县城,已经成了重灾区。普通人家,家徒四壁,找不到半粒可以熬粥的粮食,大多数人已经开始啃树皮,吃野草。

坊间谣言四起,经常听到大晚上有哭声,更有传言有人看见白发飘飘,一袭白衣的女子在深夜的街上飘来飘去。民间议论四起,都说这是饱含不白冤屈而无法散去的阴魂,如今变成妖怪复仇来了。

齐县苏家,在当地也算是富裕人家,良田百亩,牲畜万千,难得的是苏家老爷是一位大善人,不但多处捐钱修缮学堂,还广招工人,为他们解决生计问题。

这大旱的天灾已经持续将近一年半了,苏家的田地也是绝收了不少,加上县府不断的征缴赋税和粮食,怕是这次也要动了苏家的根本。

虽然朝廷下令,灾荒年间,减少赋税,可是县府大人不但不减税,反而增加苛捐杂税,冠以救灾的名号,然而灾荒以来,齐县的百姓不知死了多少,却不见县里开仓赈灾。反倒是苏家每月给那些实在是快撑不住的人家发了粮食。

“苏老爷帮帮我们吧,我家孩子已经三天没有进食了。”又到了这个月苏家开仓发粮的时间,苏家院子的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

“粮食很少,灾民太多,大家都要顶住啊。”苏老爷亲自在大院门口发粮。灾民太多,苏家只能给每家发放不多的粮食。

“让开,让开。”这时几个县府的衙役一路推开排队的灾民,口里不停的喊着。“朝廷有令,不允许个人私自发粮,家里有多余的粮食,朝廷将征收,统一用于赈灾。”

“县府哪里管我们死活,你们这是在造孽。”

一个排队等着发粮的灾民话没说完,就被一个衙役一脚踹倒,又被另外一个衙役打了一拳,撞到边上的大石块上,鲜血从嘴角里直接往外流,那灾民瞬间倒地,很快便没有气息了,其他灾民吓得四处逃窜。

“吴老爷,奉县府大人之命,收集县里大户人家的粮食,用于非常之时的赈灾。”那衙役又露出凶狠的鬼脸。

“承蒙县府厚爱,苏家哪里还有多余的粮食。”苏老爷朝着县府的方向,作了一个揖。

“那这些是什么?”一个衙役伸手在麻袋里掏出一把粮食。

“这些是我苏家的根本,除了这些,我苏家已经没有多余的粮食了。”

“哼,苏家可是齐县的大户,怎么可能就这么一点粮食。你是自己交出来,还是我带着这些人进去搜。”

“你们还有王法吗,朝廷有令,当前应当降低税负,可是你们不但没减税,反而乱收赋税,你们眼里还有朝廷吗?”苏老爷气得用手指着天子的方向。

“在齐县,县府就是王法,你拿朝廷来吓唬谁?给我把这些粮食全部收了。”那带头的衙役指使着随行的人。

“再进去给我仔细的收查,不要落了一粒粮食。”

“你们,你们。”苏老爷气得差点晕过去,还好身边的管事扶住了他。

那些衙役直接冲到苏家的粮库,把苏家的粮食一袋一袋的往外搬。

“这些可是我苏家活命的粮食。”苏老爷见状连忙上前阻挠,不让他们往马车上面搬。

“走开。“带头的衙役一把推开苏老爷。

苏老爷被那衙役用力一推,撞到了摆放赈灾粮食的桌角,鲜血从头部不停的往下流。

“老爷。”苏太太见状一把扑向苏老爷,不停的哭泣。

“我的粮食,我的粮食。”苏老爷从地上爬着过去。没想到那个带头的衙役直接一脚踹向了苏老爷的头部。苏老爷猛的再一次撞在了那个桌角。

“老爷,老爷。”管事见状,赶紧过来一起搀着苏老爷。

“照顾好羡儿,照顾好羡儿。”苏老爷一边喘着微弱的气息,一边用劲的说着。说完苏老爷用手指着那些搬运粮食的衙役,最后一点微弱的气息也没了,眼睛都没能闭上。

“老爷,你可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啊。”苏太太和管事不停的喊着。

那些衙役根本不把死了人当成一件什么大事,天灾这一年多,齐县不知死了多少无辜的百姓,大不了再上报一个。

“我跟你们拼了。”只见苏太太拿起桌上的一把剪刀,朝着那带头的衙役奔去。

“苏太太。”管事放下苏老爷,又赶忙去扶起苏太太。没想到那个带头的衙役竟然拔刀,一刀刺向苏太太。

“把我跟老爷葬在一起,帮我们照顾好羡儿。”说完苏太太也撒手人寰。

管事和苏家的几个义工不停的哭着。

“爹,娘。”这时从屋里哭着跑出一个男孩,这是苏家的少爷,苏羡。

管事见状,连忙跑进苏家院子,一把把苏家少爷抱到旁边的屋子里,不让他出声。

那些衙役一袋一袋的把苏家的粮食往外搬,他们把苏家值钱的东西也顺带一起掠去。

看着被洗劫一空的苏家,谁能想到这可是曾经齐县的大户人家。

那些衙役走了之后,好多灾民跪在苏家老爷和太太的身旁一直哭,苏羡已经哭得没有声音了。

那天晚上,连续打了三个小时的雷,可是就是不见下雨。第二天,好多人传言,昨天晚上有人一直在哭,哭得很凄惨,这是多大的冤屈。

安葬完苏老爷和苏太太之后,苏羡打发走了苏家的所有佣人,苏家此时已经没有能力再养着这么多人了。苏羡把苏家的银票都分给了跟着苏家很久的这些人,只留下管家。这管家是孤儿,十二岁就进了苏家,苏家似乎已经把他也当做自己的儿子。

苏老爷和苏太太走了不久,县府就没收了苏家的田地。苏羡几次要到县府去告状,都被管家拦下了,他们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粮食和杀人,到县府去告状还有什么用。只有遇到好官,或者自己当上官,才能讨回公道。

管家想着留在齐县也没有什么意义,于是锁了苏家的门,带着苏羡到了乡下自己的一处民房。原来这是苏老爷发钱为管家置办的,当时苏老爷想着管家也有一天是要回去成家的。

至此,苏家在齐县就销声匿迹了。

只是还有很多好心的灾民经常到苏家大院的门口为苏老爷和苏太太含冤而哭。

苏家锁上大门之后,很多人都说大半夜的经常可以听到里边有哭声,很是凄惨的那种。

                           

原创文章,作者:吴家的院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dlchina.com/books/19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