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嫡女:王爷我不嫁》橙柚桔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莫墨,黄妈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嫡女:王爷我不嫁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橙柚桔

简介:莫默死在二十五岁。再醒来,她成了十六岁的莫墨。穿越古代,骂完绿茶骂权臣,斗完权臣斗皇帝。咋就每个完呢?安稳当个大小姐就这么难吗?小侯爷问:嫁不嫁?莫墨答:忙着打架呢。小侯爷问:打完了,嫁不嫁?莫墨答:忙着搞钱呢。小侯爷把账本扔过来:嫁不嫁?莫墨答:忙着救你兄弟呢。小侯爷急了:你和他什么关系!莫墨:你再问一次试试?女主平凡人,一路成长慢慢变强,喜欢快节奏爽文的朋友请绕行勿喷。

角色:莫墨,黄妈妈

穿越嫡女:王爷我不嫁

《穿越嫡女:王爷我不嫁》第1章 倒霉催的重生免费阅读

黑沉寂寥的夜幕笼罩着阴森的树林,林子深处有不知名的声音窸窸窣窣地传出来,伴着夜风中凛然落地的冷雨,令人毛骨悚然。

“哒哒哒……”

一辆马车从远处的小道上疾驰而来。

“嗯!嗯!呜呜……”

夹杂着痛苦和愤怒的女声从马车中传出来。

“别乱动啊,小美人儿,嘿嘿,这回……这回,你还往哪躲……”

猥琐的男人正在胡乱扯着女子的衣裙,他身上浓郁的酒味让人作呕。

女子瞪大了双眼,非常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地贴在车壁上。

她的手脚都被反缚在身后,嘴里还塞着一块破布,此时纤细的身体早已被身前的男人逼到了马车的角落。

忽然一双有力的大手从后面揪住醉酒男人的后衣领,将他拖出车厢后随意地摁在了车辕上。

马车内,粗壮的婆子皱着眉嫌弃地放下车帘,不客气地说道:

“我说表少爷,您吹吹风散散热气。都说了莫家这姑娘不能碰,您可别一时糊涂坏了大人的事才好。咱们如今可是一刻都耽误不得,您就是再着急,好歹也要等回了京都,到时候那青楼红巷的胭脂们您爱咋尝就咋尝,老奴肯定是再管不得的。”

护卫一言不发驾着车,一掌将仍旧不老实耍着酒疯要往马车里钻的男子劈晕。

马车丝毫没受影响向前奔驰着。

那婆子“嗤”了一声,不满地嘟囔着:“明知道赶路呢,竟还喝成这副德性。就这点儿小事都办了这么久,怪不得夫人看不上他,让我跟了来……”

蜷缩在马车一角的女子低着头喘息,努力抑制着颤抖的身体和羞愤的怒气,后脑上的伤疤好像已经结痂,凝固住的血液干巴巴地黏在皮肤上,感觉又痒又恶心。

尼玛!死男人!姑奶奶一定要废了你!

莫默抛弃了过去二十五年学到的所有礼貌用语,忍不住在心底破口大骂。

她本来应该是在飞机上,高高兴兴地去南极看企鹅的!谁知道飞机遭遇乱流,她最后的记忆就是自己在痛彻心扉的灼热中被轰隆隆的爆炸声给炸晕了过去。

原来她不是晕过去,而是死翘翘了。

再次有意识时,她已经在这个逼仄狭小的马车里,被人绑着动弹不得。

听着那个婆子不时尖酸刻薄的话语,加上自己脑中的记忆,莫默懵逼了好久才接受了现实:她重生了。

她成了这个叫莫墨的十六岁女孩。

这倒霉催的重生!

别人重生都有空间有系统,还自带各种百毒不侵刀枪不入的金刚身体,轮到她重生,竟然是被个猥琐男人给绑走加侵犯!

我呸!

莫默又是恨恨地在心里骂了一句。

可是不管骂得多豪爽,她现如今也已经是这个外人眼中弱柳扶风的大小姐莫墨了。

根据原主的记忆,莫墨本来在边城就是个美名在外的贤淑大小姐,再加上她还有个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了商界新星的亲哥哥——莫家家主莫令骁,所以在他们边城,从来没有人会不长眼地招惹莫墨。

可是半个月前的边城,偏就来了个不长眼的王家表少爷。

这位表少爷长得有点人模狗样,打着京都子弟的名号,带着家里的生意来找莫令骁,还在边城的县衙里刷了许多存在感。

莫令骁表面和煦,循规蹈矩地应酬着,一切都很平静正常。

结果这个表少爷趁着莫令骁去邻城巡铺子的工夫,就把莫墨给掳走了。

也是莫墨太过自信,觉得边城就是她家地盘,结果一个不慎就把自己给丢了。

要是单说被掳走,莫墨大小姐虽然心惊但却还没有被吓破胆,毕竟她也是跟着哥哥出过远门见识过各色人物的。

可是她真的没见过人渣呀!

当那个人模狗样的表少爷原形毕露,流着哈喇子搓着手往她身边蹭的时候,莫墨彻底慌了。

莫墨激烈的反抗,反抗中被男人一巴掌给甩到马车壁上,后脑勺一阵刺痛,眼前一黑,莫墨就没命了。

然后悲催的新亡魂莫默从这具身体里醒过来,因失血过多而脸色煞白浑身脱力的她,竟又遭受了一次差点就得逞的欺辱。

奶奶的!欺人太甚!

换了芯子的莫墨小姐重重地看着自己被撕扯的凌乱的衣裙发誓:莫墨你放心,我一定替你好好活着,一定给你报仇!

马车又跑了一个白天,夜幕降临之时,黑色的大马都快跑吐了,马车终于停在了一个偏僻的小镇子边上的小客栈门外。

被称作黄妈妈的老婆子坐起身,将莫墨手脚上的绳子解开,敷衍地给她理了理衣裳,又拿了一顶小帷帽粗暴地扣在她头上,双手大力地掐着她的手臂,半扯半扶着把莫墨弄下了马车。

不能绑着她,不然被人看见,是会坏事的。

选了二楼靠边的一个房间,吩咐店小二送一些热食进屋,黄妈妈就关紧了房门。

那王家的表少爷被充当车夫的护卫给震慑住,醒了酒之后就缩着脖子,不敢再出半点幺蛾子。

他本就只是王夫人娘家的一个外侄,还是个没地位的庶子,这次能接下这来边城抓人的活儿,还是他不断地卖好才求来的。

就是这样,王夫人还是派了黄妈妈还有王大人挑选的护卫跟着。

他也不傻,自知如果带不回去人,他怕是以后再也没什么机会出头了。

所以酒劲儿一过,这个渣子想起自己做的事就出了一身冷汗,哆哆嗦嗦地想,幸好幸好,他被劈晕了。

莫墨嘴里又被塞了破布,手脚重新被缚住,老老实实地坐在简陋的床上,偷偷观察周围的环境。

床上的木板很硬,褥子很薄,床沿硌得人腿生疼。

黄妈妈大咧咧地坐在房中的小桌子旁边给自己倒热水喝,她是不会管莫墨渴不渴的,缺水正好,嗓子干哑了,说不出话了,莫墨就少了求救的可能。

莫墨动了动,看着黄妈妈,嗓子里哼哼了两声,眼神里满是乞求。

黄妈妈不耐烦地看她一眼,这偏僻地方的丫头,长得倒是真的好看,虽然现在的样子有些狼狈,但是也让人看着就觉得心疼。

黄妈妈又喝了一杯水,热水下肚让她的心情稍微好了点。

嘟囔着骂了一句,她起身走到床前对莫墨说:“想干嘛?出恭?”

莫墨摇了摇头,还是可怜兮兮地微微仰头看着粗壮的婆子。

“饿了?小二一会儿就送来了。”黄妈妈打算转身回桌前坐着。

“唔唔……”莫墨摇着头,嘴里不停地哼着叫停黄妈妈。

黄妈妈转过头,脸上横肉一堆,“我警告你,不许叫出声,外头那车夫可厉害着呢。”

莫墨连忙点头,她可不傻,要跑也得等肚子里有食啊。

黄妈妈一把扯下莫墨嘴里的破布,“快说!”

“黄妈妈心善,求您给我找个郎中吧,我的头破了,疼得很。”

莫墨一出声,自己都被婉转又可怜的娇滴滴的女声给惊着了,虽然她是刻意了些,但是没想到原主的声音在缺水干涩的状态下还能这么的,娇柔。

黄婆子粗鲁地拉过莫墨的头,往后脑勺上一探。

确实有个很明显的伤疤,旁边还有结痂的血块,黏住了一大撮头发,幸好少女的发量喜人,旁人根本看不出来头发下面还藏着血,何况也没人会去看别人的后脑勺。

莫墨低着头被黄婆子一阵按,痛得龇牙咧嘴。她在心里的小本本上又给这坏老婆子记上了一笔账。

                           

原创文章,作者:橙柚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dlchina.com/books/1997.html